当我们终于偶然的相遇

花开花落,一世纪么?

  当他转身看到我的时候,我已经记不清楚我们究竟站了多久,低头,轻叹一口气,向他走去。

  他看到我,从桥上跑下来,我们在小河边相遇,终于看清楚他的面容,只觉得好熟悉,仿佛前世就认识一样!这样的想法让低头笑了,笑自己想多了,之前救他的时候见过,当然会觉得熟悉了!

  “你……没事吧?”他犹豫着先开口了!

  “有事的话,我现在还能站在你眼前?”我低笑。

  “呵呵,没事就好,我还以为……”话没哟说完,他变笑着搔搔头没有继续说下去。

  眼前的他,不知为什么,一直让我感觉他一直被阳光包围着,突然觉得眼睛有些刺痛,说不来心里的感觉,不自觉的低头,在他面前,想不自觉地将自己包围在自己的保护罩里面,不让被他窥见,至于是什么,连自己也说不来。

转身看着背着他,看着清清的河面,“你怎么会来这里?有事么?”

  “谢谢你……”沉默……“谢谢你上次救我,我……”

  听到他的回答,回头看了他一眼,他显得那样的不自然,我轻笑“知道么,我能力远远不如你,这样的危险,没想到自己还能救一个人,也还不错啦,是不是?”

  我是一个喜欢什么事情都自己想的人,心里的想法不会和任何人说,连师父也没有提过,习惯了把自己真实的想法压在心底,面对他,不知道自己究竟该说些什么,显然,他也意识到我不愿意说太多的话,他也跟着我沉默。

  “走吧,我和师父的小屋在前面,过去坐会吧,站也站累了。”

  率先越过他,往自己小屋的方向走去,他亦跟随,很安静的跟在我的身后。

  那座建在小河旁边的小木屋,三面环水,是师父静修的地方,从来没有外人来过这里,至少除了我和师父,没有别的人。

  不知道他是做什么的,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被那么人追着,太多的疑问还是在压着自己,不习惯开口问太多的事情,毕竟那是他人的事情,和自己无关。可是如果当时自己能问出来这些,或许接下来的事情,自己可以避免掉,然而命运依然在和自己开着玩笑。

  “师父,我回来了。”

  没有人回答我。

  “师父?”

  依然很安静,只有自己的声音在木屋前响起。

  “师父好像出去了,去旁边坐会吧。”

  从回来的到现在,他一直很沉默,也不知道在想什么。回头看着他,看到我看他,他露出笑脸,“怎么了?”

  “你也道过谢了,坐一会就回去吧,我的伤也全都好了。”心里突然闪过的念头让自己说出心里的想法,我不该带他来木屋,应该让他直接回去的。

  “我……”他并没有把话说完,只觉得,他想说的话很多,而且很重要。“对了,你叫什么名字?”他突然转移话题,问我。

  犹豫了很久……“潇儿,潇洒的潇。”

  “潇儿……可是你看起来并不潇洒哦。”虽然他很小声,我还是听到了,“我叫寒冰。”

  我诧异的看着他,随即笑了起来,“可是你看起来也不冷冰冰的啊。”

  看着他习惯的搔头动作,眼前的他很孩子气,至少我现在的感觉是这样。

  现在这样就算做是真正的相识了吧……

  师父回来之后,他便告别准备离开了。

  师父看到他好像并不奇怪,只是和他打声招呼就回屋了。

  等他离开后,我也在考虑出去历练的事情,历练的话,就得离开师父离开这里了,本以为我和他不再会有交集,然而事后证明,我的本以为和事实相去甚远。

  (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