武功再高 也怕阴招(第三季)

武功再高 也怕阴招
武功再高 也怕阴招(第二季)

四月十九,黑龙会发现唐人街中心广场上的会众都被杀死,致命的都只有一处剑伤,广场上建了一半的高台停工。刀皇黑の白大怒,加派人手赶修会台。四下搜查杀人之人。


    四月二十一白天,会台建成,黑龙会连杀中华楼用剑高手十一人。


    四月二十一夜晚,黑龙会中两大护法夜入地狱门,杀五人。


   


四月二十二,黑龙会齐集中华英雄无惧门口。


    四月二十二日,清晨。


 


    天光初亮,黑龙会会众已经在广场上列好阵势,面对会台,在台前四方分列赤白青黑四色,中央的会台上一杆杏黄色的大旗,上面用黑线绣着四个大字“君临天下”。


红日东升,黑龙会刀皇黑の白从东面走上高台,身后跟着一名随从,手捧一把大刀,正是刀皇黑の白恃以横扫群雄的的宝刀。再后面是偷袭中华楼全身而退的右护法福气,再身后是血洗地狱门受伤的惜泪,由于只是轻伤,因此也来参加此次大会。


由于开服时间未到,大家只能静静等待。


下午18:00——开服了。


刀皇黑の白入场在高台正中坐下,台下会众齐声大喝:“恭迎总瓢把子君临天下!”这些人都是中气充足,这一声大喝声震云霄。刀皇黑の白大笑道:“本瓢把子自上代瓢把子手中结果这个位置至今日,日渐兴旺,本座自今日起,要平中华楼,灭地狱门,君临天下,一统江湖!”话音未落,忽听的两侧各传来一阵长笑之声,左方一人大喝道:“黑の白,莽夫一个,何足言勇!”右首那人接口道:“恬不知耻之徒,痴心妄想,地狱门狐狸在此!”黑の白脸色一变,随即也是一阵长笑,“好得很,你们这些小鬼,正要找你们,你们却送上门来,好,好,好!今天老夫就用你们的血来祭我这开服第一刀。右护法福气向惜泪一使眼色,惜泪心领神会,二人踏上一步,沉声道:“瓢把子,杀鸡焉用牛刀,我们来接他们。”二人正要上前,忽听得背后一阵划破空气的劲力声,二人大惊,同时向左右闪开,只见身后一人,身法极快,穿过二人,一个转身,竟向福气杀去。惜泪大怒,欺身扑上,同时喝道:“何方鼠辈,安敢偷袭!”那人哈哈一笑,身法连连晃动,剑光闪闪,竟将二人都围在剑光之中,只听得他口中道:“在下中华楼太烦,二位泉下不服,尽管来找我。”惜泪怒极,运足腕力,隐隐有风雷之声,无奈太烦身法太快,剑剑游走,将二人缠住。黑の白见捣乱的人越来越多,不由得大怒,站起身来,对狐狸道:“你也一起上吧,可别站着不动啊。”大刀一抄,合身扑上。不料此时台下一阵大乱,一人飞身形跳上台来,正拦住黑の白,劈面就是一枪。黑の白闪身避过,知道是个劲敌,仔细一打量,对方却是五年前葬身手下的未央城下,不由一愣,沉声喝道:“小辈何人?”“怎么?老朋友,不记得我了,我是未央城下啊!”未央嘴中回答,手下更不闲着,一发爆血弹,弹随身走,追着黑の白的心窝就去了。此时,就在黑の白闪过未央的一击过后,又听一声大喝,两个带着香气的倩影同时向黑の白身后扑来。


黑の白侧身闪过背后的偷袭,定身一看,眼中立刻透出一丝惊恐。


“妈呀,见鬼啦........怎么.......怎么?妖精朵朵,丑丑?”


“你们......你们......不是早就死于老夫之手了么”


“怎么回事?到底怎么回事?”


“你们是人还是鬼?”


丑丑一声娇喝“废话少说,老匹夫看枪”


说罢一枪击出,朵朵此时也已赶到黑の白身边,手中的武器居然不是他成名的枪,而是地狱门毒宗的钢爪,只见朵朵的钢爪招招都是进手招数,尽往常黑の白身上招呼。黑白一声长笑,一招四象诛仙—暴风,随手化解了二人的招数,并大大的后退了一步。黑の白愤声道:“区区毛贼,也想伤我,今天不论你们是人还是鬼,想跟老夫作对,真是做梦!”口中说着,手下毫不放松,一记四象诛仙—奔雷将三人逼得连连倒退。激斗中未央成下蓦地长啸一声,用内力将枪劲催到十成,一记无间猎杀袭出,同时喝道:“师傅、朵朵,动手!”丑丑闻言,手中枪激射而出,直击黑の白面门,同时单手化爪,竟是地狱门毒宗里威力最大的一招——冤鬼索命。黑の白摆头避过,笑道:“好,好,好,居然连地狱门的功夫也学会了。有意思,就是鬼医,也不能奈老夫何,何况你们两个小辈。”说着脚下用力点地,正要飞身而起,忽然觉得脚下有异,他心知不妙,正要变招,未央和丑丑二人的攻势已到眼前,黑の白无奈之下,拼着受两人一枪一爪,身形不退反进,反而迎向丑丑而来。


正在此时,只见黑の白脚下的台板忽的裂开,一段黑色的剑刃破土而出,扬眉出鞘,血剑太烦!太烦身随剑起,冲天而出,正对黑の白胯下。黑の白冷哼一声,大刀全力下击,后发先至,正中太烦的双肩,此时未央和丑丑二人的子弹和钢爪同时击在黑の白身上,一中小腹,一中左胸。黑の白硬挨两记重手,闷哼一声,身形晃动,丑丑也不好过,被反震之力震的气血翻腾。正在此时,双肩被黑の白击中的太烦突然将手中的黑剑飞出,直射向黑の白的小腹,黑の白受伤之余,转动不便,又没防备重伤的太烦,勉强在黑剑上一弹,那黑剑上凝聚了杨眉的全身功力,本身又是锋锐异常,被黑の白这一弹,只是去势略微一缓,仍是插入了黑の白的小腹,足有三寸有余。台下的黑龙会众早就想涌上高台,但想那高台能有多大地方,十几名高手各出全力互搏,余者无法插手。因此只能围住高台,此时眼见黑の白受伤,台下一阵哗然。


黑の白看到黑剑击向他时,已觉不妙,此时,他眼睛余角望去,福气已经断气暴毙于一边,另一头只剩惜泪一人被狐狸死死缠住。


就在这瞬间,数招过去,黑の白在朵朵爪枪双击下,定下神来,平住气息,使出了看门绝技斩尽杀绝。只见黑の白大刀舞的虚虚实实,攻守的滴水不漏,虽然稳占上风,却无法伤到朵朵、丑丑和未央,但想要抽身,太烦的黑剑又默契的犹如灵蛇在黑の白身边游走,令他无法脱身。


...........


那边的惜泪却渐渐支持不住,初时仗着功力深厚,尚能稳住缠住游斗的狐狸,但当福气的惨死,不由得心焦起来,眼见瓢把子黑の白又被太烦所伤,如此这般场景,更令他胆战心惊,,就在惜泪分神之时露出了一个破绽,狐狸看到了这个机会,发觉机不可失,一横心,向惜泪发出了最后一击。自见场上飞沙走石,鬼哭狼嚎,毒宗最厉害的杀招——冤鬼牵魂已经使出。此时,


惜泪恐惧了,大叫道:“主公,瓢把子救…………”


惜泪“我”字还没喊出,倒下了。


眼睛没闭上,就倒下了。


带着恐惧,带着无奈。


就在惜泪发出求救声的瞬间,黑の白惊住了。也就在他想飞身救援之时,余下的人没有任何迟疑,未央、丑丑、朵朵以及受伤的太烦,四人联手向黑の白扑去。他们同时都使出了平生绝技,只见这些绝技,全力出击,聚合在一起,毫无防守之力。四人的联手施出必身绝技,果然威力惊人,黑の白无奈受伤之下无法躲避,只好一咬牙,在四人扑至近前,却突然移形换位,朵朵从左面扑到了丑丑面前,未央从后侧扑到太烦面前,众人大惊,眼见四人都要同时毙命在对方绝技之下时,忽然一道身影如电般扑上,竟快如闪电,一记谁都没看清楚的招式,瞬间化解了四人的劲道。同时,又快如灵蛇的的一击击在了黑の白背上,黑の白受此重击,一口血喷天而出。


同时,另一边击杀完惜泪的狐狸,也不知何时,游斗到这里,顺势也击出了毒宗绝学——邪鬼附体,只见钢爪如电射而出,直没入黑の白胸口,黑の白大叫一声,后退了几步,不可置信的看着胸口的伤口,喃喃道:“好,好,好,不料老夫今日死在你的手中…………”说着探手拔出心口的钢爪,颓然倒在了地上。


此时,大家才定睛看到刚才如电般出击的竟然是地狱门门主——宝宝。


从适才宝宝冲出之时,黑龙会帮众见时态不对早已纷纷逃之夭夭。


现在场上就剩下宝宝、未央、丑丑、朵朵、太烦、狐狸,及暴毙当场的黑の白、惜泪和福气。


未央道:“如今我们大仇已报,功力渐复,太烦、狐狸你们有何打算。”太烦道:“经此一役,武林中应该可以宁静一段日子,我想仗剑江湖,游侠四方去也。”狐狸接道:“眼见未央兄报仇成功,手刃仇人。小弟打算向门主请辞归隐。”未央一愣:“小兄弟如此年轻,缘何有归隐之意?江湖之大,正需小兄弟这样的人才啊?”宝宝一笑道:“既然狐狸心意已决,你们就不必再劝了。来之前他就向我禀明了退隐之意。如今黑の白一死,狐狸,你也就寻找你的生活去吧”。


狐狸:“拜别门主,日后再见无期。”言罢一揖,转身而去。


待狐狸远去,宝宝道:“未央、朵朵、丑丑,你们日后如何打算。”


只见朵朵依偎在未央的怀里,含情脉脉的说“我不知道,未央哥到那我就跟到那”。未央激情澎湃的说道“我要和朵朵游历江湖,做对江湖鸳鸯”


此时,遥望远方的丑丑眼神中透出一丝哀郁,慢慢说道“门主,我打算去水域一趟,看看多年不见得故人”


宝宝道“好吧,那我们就此别过,我该回地狱门了”


于是,众人互道珍重,洒泪而别。


    正是天下英雄出我辈,一入江湖岁月摧;王图霸业归尘土,不胜人生一场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