地狱劫(一)

地狱劫(一)
 
    睁开眼,是自己熟悉的小药屋!我……究竟昏睡了多久?
    慢慢的撑起身子,转头看到从门外走进来的师傅,我低头,是自己的不慎害师傅为我担心了!
    师傅走过来,坐在床边,喂我吃下疗伤药,很苦,但是我不会皱一下眉头!
    看着窗外,从小辨认各种草药,药草的苦对我来说,已经习惯了,然而此时的思绪却不知飘到了哪里!
    我是地狱门血族的一员,救死扶伤是我的天职,然而我却很少去救人,怕自己的能力不够反而害了伤患,面对人们的死亡,从此不拘言笑!
    可以下床走动了,师傅走进来,“华英雄遇到困难了……力千钧的父亲的心痛毛病又犯了……”
    师傅每天都会告诉我很多关于外界的信息,而我,也依然躲在自己的小窝里,静静的养伤,我的伤已经好了大半,功力也在逐渐恢复中!
    靠在窗边,思绪又飘远了!
    一个月前的那场意外……
    看着清清的河水,正在想着今天该去做什么,师傅却在这时走了过来,“潇儿,去水域那边找些草药回来吧!”
    “好的,师傅!”收拾好药筐,便向水域出发!长久以来,一直是师傅在照顾我保护我,而我也并不是很勤奋于修炼武功,自保只能算是险险过关,常年和师傅生活的这片地方,早已经熟悉,危险的地方,也会尽力避开!
    天依然很蓝,心情也像今天的天气,很好!在水域碰到力千钧,得知力伯伯的心痛毛病又犯了,思考着一会回来顺便给他带些药材,也好缓解下他父亲的病痛!拿着采药镰四处寻找着草药,天色也逐渐的暗了!
    太阳快落山的时候,终于找齐了草药,收拾好自己的药筐往回走,给力千钧送去他需要的草药,吩咐好用量,不敢再耽搁时间了,天已经快黑了,回去晚了,师傅又该担心了!
    然而此时的自己,也不会想到,今天的出行会很不顺利!路过很熟悉的水车,眼前突然发生的情景不由的停下脚步:一群奇怪的老者正围着一个青年,显然青年的体力消耗的很大,应付如此多的人,已经处处受伤了!
    犹豫……该不该出手……出手,只怕自己也会陷入苦战,若只是出手救人的话,或许可以一试!犹豫中,年轻人已经快倒下了,不能再犹豫了,救人!
    丢下药筐,远远的划起火焰结界,趁着那群人应付结界的空挡,开始为躺在地上的年轻人疗伤,太过专注于眼前的伤患,还差最后一点,聚气……没有注意到结界已经被打破,结束治疗,还么来得及起身,后背便感受到一阵剧痛……昏迷前,只来得及看到眼前的年轻人对着自己身后出招,再无意识!
    我究竟是怎么回到这里的,醒来之后,一直也没有问过师傅,只觉得心里一阵阵的委屈,原来自己是这样的弱,一直都很安于现状,以为行医救人就可以了,然而现在,我的想法开始动摇了……自己都需要被人保护,怎么去救人呢?不能在这样躲在师傅的羽翼下生活了!
    站在高高的观景平台,看着自己一直都很喜欢的风景,对自己下了一个决定,放弃这里平静的生活,出去闯荡,想到这些以后,感觉自己轻松了好多,或许以后面对的危险会更多,可是不出去锻炼的话,永远也不会得到提高的! 
    
  
    人往往的想着心事的时候,不会注意到时间的流逝,等自己已经注意到的时候,要该回去了!
    慢慢的走向自己的小屋,远远的就看到自己小屋前面不远处的桥边站着一个熟悉的身影,是他,那天自己救得那个年轻人,停下脚步,远远的看着他,“他怎么会在这里呢?”
    不知道自己停下脚步有多久了,也不知道为什么不愿意正面和他打招呼,心里存在的疑惑让自己就这样一直远远的看着他,或许是不愿意被他看到自己的脆弱吧,对他,从心里垒砌了一道墙,他在墙外。
    屋子前的桥上挺立的他背对着我的方向,像是一直在等着什么,而我站在离桥很远的河边静静的望着他,安静的,好像时间都停下来一样,只有两个不曾面对面的“陌生人”!
 
(未完待续)
 
本故事纯属虚构,如有雷同,你的就是抄袭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