武功再高 也怕阴招(第二季)

武功再高 也怕阴招

四月,唐人街中心广场。


偌大的广场上,只有一个人。


一个白衣人,站在广场的正中,身体挺的笔直,仿佛一杆标枪立在那里。他静静的站着,仿佛从唐人街建立之初就已经在那里一样。一阵风吹来,他的衣襟动了起来,他抬起头,看看天色,太阳正由东转南。忽然他的表情变了,平静的脸上似乎有了一丝兴奋,因为,他听到了脚步声,一阵熟悉的脚步声。


    “什么人?”


    “故人!”


    话音刚落,来人已经到了白衣人身后。
    白衣人转过身来,看着眼前倩倩玉影。“朵朵,我们多久没见了?”


    “五年了。整整五年了。未央,你一向可好?”朵朵的声音有些颤抖,说到最后一句,话语中的柔情之意竟是不能自已。


    “五年了,你我都老了。”白衣人一声长叹。一刹那间,他的眼中闪过了一丝寂寥。转瞬之后,又回复了先前的平静。


    “未央,才五年而已,你怎么就愁老了?五年后,你我再次联手,重出江湖。江湖虽大,能与你我抗手者,能有几人?”


白衣人眼中精芒一闪,仰天长笑道:“好,说的好。我未央这次死而复生重出江湖,只为一件心愿未了,了却此事,未央心中再无挂碍,从此江湖之远,任我两逍遥矣。”说罢,他脸色一整,续道:“五年前为了给你报仇,在龟岛与刀皇惜泪一战,至今我都无法忘怀?”。朵朵见未央如此郑重,不由的也是微微一愣。随即道:“你既然邀我在此相见,不用问,自然是地狱门宝宝门主的意思了”。未央闻言,点头道“是啊,自从我们被宝宝门主以回血玲珑术救活后,并授以毒宗密功至今都这么多年了,是该帮他做点事了,以示报答啊,何况黑の白是我两共同的死敌”。


“哎!未央你所言甚是,在宝宝门主的医治和训练之下,我卧薪尝胆十数年,此次出山,就是要亲自手刃黑の白,以报他一刀之仇。但根据这半月的跟踪探察,他手下新任许多高手,都是他亲自指点,功夫不在福气和惜泪两大左右护法之下,只凭你我二人,恐力有不济。”未央点头道:“难怪宝宝门主定于此地相会,想来也是考较之意了?”“正是如此。四月二十二,中华英雄将正式公测,众多英雄齐集此处,这是他们的惯例,如果我们连这些守卫都不能摆平,那么,不来也罢。”


 话音未落,只听广场入口处有人轻咳一声,两人同时向出口处望去,只见一个美少妇站在入口处,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。来人居然直到入口处还没被二人发觉,虽说二人正在交谈,但这份轻功也足以惊世骇俗了,两人对望一眼,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激动的泪花。未央快步上前作揖,眼中流露出几许惊喜道:“师傅,您老人家怎么……”美少妇看着未央轻轻道:“央儿,五年前可苦了你了。”未央此时泪流满面百感交集“师傅,这是怎么回事啊,十五年前徒儿亲眼看见你不是在死林了么?”


美少妇柳眉轻抖,但依然轻轻道,“哎!十五年前你亲眼见为师葬身于刀皇黑の白之手,没错!但后来我被恰巧路过的地狱门门主宝宝施援手救下,被其施以回血玲珑救回这条命也。”两人听后同时惊呼“啊,这样啊,我们也是地狱门宝宝门主搭救的。”美少妇道“你们的事宝宝门主都告诉我了,此次,我就是受宝宝门主所托,来此助你们诛杀刀皇黑の白的。   


三人相聚,精神为之一振,美少妇望了望广场的入口,喃喃道:“还有两人未到,不知能否按时来到。”朵朵接口道:“师姐,正午之期未到,不必多虑。”美少妇点点头,忽然间,三人的心头同时一凛,因为一股杀气迎面而来,未央皱眉道:“刚才我来时决无此人,如果他在,我绝无可能不惊动他而进来。”美少妇缓缓道:“此人是友非敌。”朵朵接道:“不错,他的杀气没有敌意。”说话之间,广场入口处走入一人,一袭黑衣,手中一柄剑,没有剑鞘,剑身漆成黑色,想来是避免兵刃反光之故。此人径直向三人走来,来到近处,躬身道:“未央兄弟,在下中华楼太烦。”未央问道:“你是如何进来的?”太烦一扬手中的黑剑,算作回答。朵朵问道:“你把他们全都杀了?”太烦的眼中闪过一丝厌倦之色,缓缓地点了点头。朵朵一皱眉,正要说什么,却被未央的眼色制止了。正在这时,入口处的脚步声再次响起,最后一人到了。


    四人一起望去,却见来人身着一身轻衫,眼神里透着一股干练之色,虽是书生打扮,浑身上下却有一阵剽悍之意。来到近前,向着四人一抱拳,道:“丑丑大师、未央兄、朵朵姐姐、太烦兄,小弟地狱门狐狸,特蒙宝宝门主召唤,请来助阵,愿听差遣。”接着,他看了看杨眉的黑剑,续道:“门口的守卫,想必是这位号称血剑汪洋的太烦兄所杀了,小弟运气好,没有费力就进来了,有劳太烦兄。”说着就是一揖。太烦一愣,抱了抱拳,算是回礼。未央笑道:“看太烦兄年纪,不过比我等大上二三岁,有如此功力,实属难得啊?”在这一谈一笑之间,大家初见的拘谨也随之烟消云散。


一阵闲聊过后,美少妇丑丑脸色一整,道:“各位可知这次门主请大家来,所谓何事?”说罢目视三人,狐狸开口道:“门主约我们在此相会,想必除了考验我等功力之外,也是对付黑龙会刀刀皇黑の白之意了?”朵朵接到:“十多年前我等诸位均败在黑の白之手,有幸得教主救护,此次重出江湖,就为报此。小妹曾夜入黑龙会总部暗中访查,如今的黑の白武功更胜十五年前,而且,此人背后似乎还有另一主使之人。”未央闻言道:“朵朵所言非虚,据我所知,你所说的背后之人,乃是上一任的地狱门门主!”


此言一出,另外四人齐齐一震,丑丑的脸上神色一动,眼中闪过了一丝炽热之色。太烦问道:“未央兄所说,莫非是那鬼医和颜悦色?此人不是已经…………”未央缓缓点头道:“想来你们也知道当年的葬龟崖一战吧。三十二年前的九月初七,中华楼、黑龙会和地狱门三大门派数十名顶尖高手,在相思河畔围剿鬼医和颜悦色,被他连杀十六人,最后身中中华楼楼主鬼辫铁腿,身受重伤,饶是如此,此人仍能从剩下的高手围中逃脱,逸入水中,入水前又被中华楼亲亲道人的天罗八绝剑所伤,虽说身中两大高手的杀招必死无疑,但毕竟未见其尸。后来地狱门香主宝宝的师傅被他当时的反震之力所伤,临终前叮嘱门下弟子,若不能将天魔功融会贯通,万不可与鬼医硬战,而纵观地狱门建门以来,能将天魔功练成之人,不过十数名而已,说到融会贯通四字,就连宝宝门主也是力有不及啊,由此可见此人的可怕。唉,这些年来,武林中道消魔长,皆是拜这鬼医所赐。”说罢一声长叹。


太烦道:“未央兄何必长敌人威风?想那鬼医和颜悦色虽勇,不一样是败在我们先辈手下么?”狐狸道:“江湖传言,如今的刀皇黑の白,功力和鬼医不相上下,我二人功力,比之当年的中华楼二位前辈,不过是平分秋色而已。若是刀皇黑の白一人,我们自当不惧,但若加上鬼医,胜负难料啊。这次邀请三位,便是为了要借助你们之力,将黑龙会一举扑灭。今天是四月二十,四月二十二那天,黑龙会将齐集此处,鬼医和刀皇必然都在,我们就在此地与他们一决胜负。”朵朵一愣,道:“在此地?莫非狐狸之意乃是…………”狐狸微微苦笑道:“正是,彼时敌明我暗,正是刺杀良机。先诛鬼医,刀皇不足为惧。”


此言一出,连未央也是愕然,众人面面相觑,相视良久,丑丑道:“诸位?凭我五人之力,还收拾不了鬼医和刀皇?还要刺杀?岂不是坏了我们一世声名?”未央道:“名声身外之物,要来何用?鬼医隐忍三十余年,再加上一个志的江湖的黑の白,若是不能一举将他们击溃,恐武林再无宁日,倘若不是刺杀,万一我五人不敌,放眼当今中华英雄,还有谁能克制他们?话已说明,参加与否,悉听各位尊便。”丑丑低头沉吟半响,抬头道:“徒弟我们共进退。”朵朵道:“愿受未央差遣。”狐狸也道:“请未央兄吩咐。”众人的眼光都集中在未央的身上,未央缓缓道:“我只请太烦答应我一个要求。”太烦一怔,道:“未央兄说来听听?”未央道:“把刀皇黑の白留给我。”众人闻言,虽是太阳正当中午,却都是身上一寒。太烦道:“我本意就是如此,未央兄不必多虑。”未央闻言,缓缓的点了点头。而后双掌一击,道:“好!既然众位愿意,我便将计划说明。此次行动,名为四月。一来暗合四月二十二之日,二来四月乃是一年中最好的春天,所以这个行动便以此为名,绝杀四月!黑龙会绝想不到我们会在他们大会之日行动,届时由我和朵朵缠住刀皇,师傅拦住鬼医,太烦轻功最好,需将黑龙会中其余众高手引住,狐狸且勿轻动,觑准时机放毒,必杀刀皇和鬼医。今日离四月二十二还有二天天,此处不远,我已准备好清水食物,这二天里面,各位就在那里养精蓄锐,四月二十二,绝杀开始!”

 


(未完待续)

武功再高 也怕阴招